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,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天天快乐阅读!言情中文网!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言情中文网 > 军事历史 > 石章鱼 > 替天行盗

第9章 【闯关东】(上) 文 / 石章鱼

    罗猎内心剧震,穆三寿果然老谋深算,竟然查到了和自己相关的那么多的事情,还利用福音小学的那些孩子的性命作威胁,实在是够卑鄙,可如果不是如此,又怎能逼迫自己轻易就范?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跟这位成名已久的江湖枭雄打交道如履薄冰步步惊心。

    穆三寿向大门外走去,来到大门前停顿了一下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:“对了,小胖子,我会让人把你外婆接过去好生伺候着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瞎子大叫道:“你别伤害她老人家……”瞎子只有这个亲人,五年前他背着半身不遂的外婆一路逃难来到黄浦,想不到穆三寿连这点底都查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穆三寿哈哈大笑,根本不理会瞎子的大叫,拉开教堂的大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罗猎在穆三寿离去之后,方才走过去将瞎子放下,瞎子麻痹的手足刚一恢复自如,就犹如一头暴怒的河马一样冲向叶青虹,张开大嘴怒吼道:“你们怎么对付我们都可以,绝不可以伤害我外婆!”

    寒光一闪,叶青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轻薄锋利的匕首,抵住瞎子的下颌,迫使瞎子不得不用脚尖来承受一身赘肉的重量。叶青虹冷冷道:“你给我记住两件事,第一,不要再冲着我大吼,你有口臭知不知道?第二,不要再盯着我看!我最讨厌别人色迷迷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只有没自信的女人才害怕别人盯着自己看吧?”

    叶青虹霍然转过俏脸,美眸寒光闪烁,死死盯住了罗猎。

    罗猎道:“想让别人为自己卖命,最好还是礼貌一些,能够合作共赢当然最好,可若是当真翻了脸,拼个鱼死网破,叶小姐觉得能有几分把握活着走出这里?”

    叶青虹将匕首从瞎子的下颌移开,彻底转向罗猎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罗猎微笑道:“你不妨理解为忠告和奉劝,从今天开始,福音小学的那些孩子最好全都平平安安,如果有一个发烧感冒,或是有一个缺课逃学,我第一个都会算到你们的身上,陈阿婆人到古稀,希望她老人家长命百岁,如果在咱们合作期间,老太太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们十有**也会把责任算在你们的身上,其实大家压力都不小呢。”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,你自以为抓住了别人的短处和把柄,可是你想要控制别人,就必须将之好好保护,以期在关键的时候派上用场,可凡事都会有风险,罗猎正是在提醒叶青虹这个道理,如果他和瞎子所珍视的人出了任何意外,那么他们将会不惜代价地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叶青虹点了点头:“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有些害怕了!”

    罗猎微笑道:“只是想要一点尊重,在主的眼中人人平等!”

    瞎子的情绪也随着他充血的面色一样渐渐恢复,理智也完全回归,接受现实,也只有直面对方的条件,有气无力道:“你们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叶青虹道:“还有两枚同样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瞎子道:“你想让我们找到那两枚钥匙?”心中不禁一凉,如果真是如此,在茫茫大千世界寻找两枚不起眼的钥匙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叶青虹道:“没你想得那么复杂,这两枚钥匙的下落都已经被我们掌握,你们只需要取回钥匙,就算完成了任务。”

    瞎子将信将疑道:“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叶青虹不屑道:“太复杂的事情只怕你们也没那个本事办到!”

    罗猎却一点都不相信叶青虹的话,如果事情果然如她所说得那样简单,他们又何须费尽周折地找上门来?为何不亲自出手?

    瞎子道:“把线索提供给我们!”

    叶青虹道:“你们准备一下,三天后动身前往满洲!”

    “满洲?”

    过了山海关,气温骤然降低,从火车的窗外向外面望去,已经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,罗猎已经换上了貂皮大衣,靠坐在窗前看书,享受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正午阳光。一夜未眠,却丝毫没有疲倦的感觉,罗猎意识到困扰自己多年的失眠症又开始变得严重了。

    瞎子仍然没有昨晚的宿醉中醒来,张着嘴巴,发出震耳欲聋的香甜鼾声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都是第一次坐上如此豪华的包厢,过去他们甚至连二等车都很少坐,更不用说只属于两人的包厢,虽然这次的任务源于胁迫,但是无法否认穆三寿的出手慷慨大方,给他们预支了三百块银洋,还不包括临行前为他们置办的几身行头。

    罗猎本想留些钱给福音小学,等到了地方才发现福音小学的孩子们已经全都穿上了新的棉衣,而且每间教室,每间宿舍都配上了取暖的炉子,原来是穆三寿让人送来的,此外还捐助了一千块大洋让校方用来修缮危房,改善孩子们的伙食,这让罗猎多少对这位纵横法租界的枭雄人物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瞎子的外婆被送进了仁爱医院,倒不是什么急病,而是她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咳嗽气喘不停,可能是罗猎对叶青虹的那番话起到了作用,他们也意识到想要罗猎和瞎子踏踏实实做事,就必须要保护好手中的这两张牌,把陈阿婆送进了高级病房疗养,顺便治疗一下困扰她多年的慢性支气管炎。

    至少在目前来看,他们的这次交易并没有吃太大的亏,而且似乎还占了不少的便宜。

    火车行进在南满铁路线上,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瀛口,这座中国东北最早开埠的港口,最早由俄国人占据,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,俄国人战败,又被日本人占据,成立瀛口军政属,开始了他们的军事殖民统治,军管两年半之后,经过谈判,同意将瀛****还给清政府,可日本方面两面三刀,只交出了半个瀛口,现在清朝灭亡民国成立,可新市街、二本町、牛家屯均未交还,仍然处于日本人的实际控制之中,至于满洲的多半铁路路权更是在日本人的掌控之下。

    罗猎放下手中的书籍,目光投向车窗外,看到得是白皑皑的河山,日头渐渐偏移,透过车窗可以清晰看到地面上与之并行的阴影,罗猎忽然想起离开黄浦之前收到的那封信。

    从衣袋中取出那封信,信纸已经泛黄,可笔迹却是新的,甚至还能够闻到淡淡的墨香,蝇头小楷工工整整,写得极见功夫,信纸应当有了年月,信写完不久。这封信乃是来自于他的一个远方叔叔,如果不是这封意外的来信,罗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满洲居然还有一位这样的亲戚,这位远方的叔叔已经没了亲人,唯一可能联系上的亲戚只有罗猎,写这封信之前他应当就要死了,在一连串冗长的开场白和自我介绍之后,有用同样冗长的内容来证明他和罗猎的亲戚关系,最后才点明写信的目的,他生了重病,就要不久于人世,希望罗猎如果有可能前往奉天一趟,有些重要的事情他想交代一下,顺便将一些祖传的东西交给罗猎。

    罗猎对这封充满突然因素的来信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,他从未见过这个远方叔叔,更何况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死了,在他七岁的时候,母亲也因病去世,从那开始他就跟随爷爷生活,爷爷是前清举人,一辈子都没有入仕,可是学识渊博,对教育极其看重,所以倾尽家财,供罗猎上学,将他早早就送入了中西学堂,又在他十三岁时就将他送上了前往美利坚的轮船,在当时的年代能够做出这样的抉择,证明老爷子还是相当开明的。

    罗猎至今都不明白为何爷爷会在满清亡国之后选择自杀,老人看似拘泥古板,不善于表露感情,却对自己这个孙子倾尽一切,虽然爷孙两人的交流不多,他也知道爷爷的内心深处渴望国家富强,民族振兴。一身才华却终身没有前往清廷任职,从根本上来说是对满清的腐朽失望透顶,满清灭亡,民国成立,本该让这个老人燃起希望,没想到他居然会选择以身殉国的道路,陪伴满清那个业已腐朽的帝国一起结束了生命。

    火车的鸣笛声中断了罗猎的沉思,他收好那封信,这次他们中途会在奉天停留一天,和穆三爷事先安排的人会合,兴许可以抽时间去探望一下这个素未谋面的远方叔叔。

    罗猎起身拍了瞎子一下,瞎子不耐烦地在床铺上转了个身子,背身朝外继续他的春秋大梦。罗猎无奈之余又有些羡慕,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十二点半,他还没有吃早饭,感觉实在是有些饿了,站起身来,出门向餐车走去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