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,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天天快乐阅读!言情中文网!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言情中文网 > 古代言情 > 唐小丹 > 弃妃倾城:一手遮天

第1814章 :番外之闻人浩轩(148) 文 / 唐小丹

    说罢,我拍了拍手掌。外头守着的黑煞众人一听,立即携带佩剑而入。随后,还不等诸位大臣反应过来,便被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瞧瞧,这下金銮殿可够热闹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有些贪生怕死的文官,自然躲着不敢说话。可以金铭为首的几个武将,性子却是倔强得很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原来在你们眼中,只是随意派了几个人来看着你们便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。”我冷笑一声儿,道“可是怎么办呢?更大胆的事情,还在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我言语十分调侃,看向那几个武将的眼神也极其轻蔑“你们说,你们话那么多,是不是特别吵?我若把你们捆了丢到外头去,也许会清净不少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收起脸上的笑,冷冷朝着手下的人道“还等什么?全给我绑了!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!”黑煞众人听言,纷纷动手。

    而那些文武大臣,有些唯唯诺诺,有些不言不语,有些则暴躁反抗!只是那些反抗的人,无一例外都吃了好果子。最后,也都无一例外被捆绑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有朝中的元老安太傅,在捆绑后不肯出去,反而冲着我道“老夫知晓你是谁!但,不管你今日想做什么,老夫都有几句话想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听言,倒有些好奇。于是,在将所有人赶走后,唯独留下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庄严奢靡的金銮殿内,我与安太傅对立而站。闻人擎苍许是怕我会对安太傅出手,缓缓从龙椅上下来,道“既然朕与你约定今日一决高下,那么有什么仇什么怨,朕与你二人清算,与旁人无关。安太傅年纪已大,受不了惊吓,你且让他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皇上。”安太傅淡淡开口,倒是没有一点惧意“老夫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嫡长皇子了,今日难得一见,叙叙旧也是应当。”

    我听言,看着闻人擎苍,有些好笑“你也听到了,是安太傅自个儿不愿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朝安太傅看了一眼,便道“安太傅不愧是朝中元老,我还以为,这朝廷中早已没人知晓我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跟嫡长皇子有三十年没有相见了,原是不认识的。”安太傅淡淡瞟了我一眼,道“只是近些时日皇上屡次遭遇刺杀,你方才又坦言是皇上的皇兄。加之,嫡长皇子与先皇还有几分相似之处,所以认得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道“只是不知,嫡长皇子消失了三十年之久。这一次突然回来,究竟所欲为何?”

    “呵,所欲为何?”我听着安太傅的话,竟觉得十分可笑“安太傅以为呢?我身为父皇的嫡长子,自然是要拿回自己应有的一切!”

    说罢,我意味深长看了安太傅一眼,道“现在你知晓了我的身份正好!待闻人擎苍死后,你这个元老正巧可以为我的身份作证!”

    “既然嫡长皇子把话说得如此直白,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。”安太傅听言,并不惊讶“皇室里的秘史,老夫素来不感兴趣。可今日嫡长皇子竟把老夫绑了,老夫又正巧对当年的事情多少了解一些,便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。

    嫡长皇子,从你出生起,你的身份便是先帝的嫡长子。可从三十年前,先帝找回了一句焦尸开始,你的身份便是一介平民。不管你体内流着谁的血,受了多少委屈,真实身份究竟是何。嫡长皇子的名号,早已随着那具焦尸入葬皇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我半眯着眼,问。

    “嫡长皇子能活到今日,可以自由进入紫禁城威胁皇上,如此之厉害,必定是个聪明人。老夫言语中的意思,嫡长皇子又怎会不明!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给我作证!”我阴冷开口“你留下来,就是为了劝我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前,京城已经因你而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。如今天下好不容易太平,嫡长皇子又何必搅弄风云?”

    呵!可笑!

    三十年前我才多大?京城的血雨腥风怎能说是我掀起的?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孩子,我的生父要杀我,我是何其无辜?怎么?难道在他们眼里,我就得活该受委屈吗!

    安太傅,真是该死!

    想着,我冷笑了一声儿。随后,只一眨眼的功夫,便来到了安太傅身前。我伸出右手,捏住了安太傅的下巴。紧接着,一粒药丸便丢入了他微张的嘴中。

    “安太傅,你可得想清楚了,究竟要不要给我作证!”说罢,我又笑道“刚才喂你吃下的药丸可是含有剧毒的!若你改变主意,我自当会在你作证后给你解药。若你不愿,那便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按照我跟闻人擎苍的约定,只要我胜了他,他自然会给出圣旨,证明我嫡长皇子的身份。安太傅的作证,可有可无。当然,若有,对我自然更好。若没有,我也毫无损失。

    “老夫年纪大了,也活够了!今日该说的话已经与嫡长皇子说完了,听或不听,都是嫡长皇子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安太傅又道“老夫只是不愿,自己辅佐你父皇辛辛苦苦稳下来的江山,再次动荡!”

    “呵”我听言,冷笑不已“既然如此,那安太傅就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我一把钳住安太傅的下巴,一字一句道“一开始我可没想过要将你留下,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运起内力,将安太傅从金銮殿内狠狠朝外丢去。而安太傅因被捆绑,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只一眨眼的功夫,他便狠狠摔到了金銮殿门口的地上。随后,顺着台阶往下滚去。

    闻人擎苍见此,额头竟冒出了冷汗。他看着那逐渐顺着台阶滚远的安太傅,眼中极其愧疚。

    他知道,经过这一滚,安太傅怕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我见此,好笑开口“你不必心疼!今日过后,这江山便不是你的了。安太傅纵使还活着,也辅佐不了你。这一忠诚,就当做是我损失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还没开始动手,便如此大言不惭,倒是你的风格。”闻人擎苍听言,冷冷开口“只是,胜败还说不准呢,你可莫要太自信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赢是输,很快就能见分晓!”说罢,我拂袖朝金銮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闻人擎苍见此,也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待我们二人走到殿外的时候,那些文武大臣已被捆成了一团。而安太傅,则唇色发黑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至此,金銮殿除了一些还没被放到的人外,便是一些无用的大臣。而我身后,却站着乌泱泱的黑煞众人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我安排的慕容旧部,正从紫禁城的午门,神武门,东华门,西华门包围而来。今日无论如何,闻人擎苍都不可能有胜的可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才在金銮殿内,只是觉得闻人擎苍的精神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,别的倒看不真切。现在来了殿外才发现,他精神的确比之前要好,可却依旧十分憔悴。他一张脸苍白如纸,没有半点血色儿,也没有一点点的生气儿。整个人看起来,就如同一个没有灵魂支配的人偶。

    他的嘴唇很苍白,却又微微勾起,一副荣辱不惊的模样儿,当真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我几十万的大军已经包围了整个紫禁城,他的群臣也被我的人捆绑,就连朝中元老安太傅都已经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他竟然……还在笑!

    该死!闻人擎苍,你果真跟慕容毓卿是夫妻啊。就连瞧不起我的姿态,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心中气恼,微微嗤笑开口“闻人擎苍,我本还以为你做足了准备,呵,没想到,你竟如此不堪一击!你可知道,我几十万的大军此时此刻已经包围了整个紫禁城!今天,你就算是变成了苍蝇蚊子,也插翅难飞了!”

    “飞?”闻人擎苍听言,终是开口“你且宽心,朕从没想过要逃。更何况,咱们之间谁胜谁败还说不准呢,你又何必得意得太早?”

    “闻人擎苍,你可知道你最让人厌恶的地方儿在哪里?”我瞧着他如此大言不惭的模样儿,心中更是恼火。于是,半眯着眼咬牙道“明明已经走投无路,却非要装成一副极其不在意的模样儿!难道……你就不曾害怕吗?你不害怕死?不害怕江山易主?不害怕……丢了你闻人列祖列宗的脸?”

    “怕?”闻人擎苍瞟了我一眼“从出生至今怕字儿怎么写,朕当真不知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朝我走近了几步,一字一句分析着我为何要带着几十万大军前来。说我明明知晓这只是他与我二人的私人较量,却依旧带着叛军包围紫禁城,只不过是为了让他心生惧意罢了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他还与我说了许多。当然,我对此不过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啰嗦的闻人擎苍,但却依旧在听了他的话后反击了回去。就当他是为了自己的死拖延时间吧!而正巧,我也想让他在临死之前多受些折磨。

    在没有真正开始一决高下之前,我与他先进行了一番口舌之战。这番口舌之战,说不清谁输谁赢。只是就着彼此的怨恨,对彼此放一些狠话罢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断流逝,终是到了正午。在我还没开口让他抓紧时间之前,他竟率先朝着我道“午时,是个好时辰。咱们二人,莫要错过了吉时!”

    我听言,嗤笑道“多年前处处落于下风!今天,你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言毕,我轻轻踮起脚尖,便飞身到了金銮殿的屋顶之上。闻人擎苍见此,也紧跟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在真正开打之前,闻人擎苍又多提了一个条件。说是不愿伤及无辜,所以希望能让文武大臣离得远些。我虽觉得他是妇人之仁,可想着这是他临死前的心愿,便只好应允了他。

    他瞧见我吩咐人把文武大臣都带离了金銮殿,这才开始亮出了武器!我见此,不再犹豫,也连忙亮出武器,与他纠缠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因想早些了结了他,所以出手毒辣,招招致命。可闻人擎苍似乎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,所以不肯跟我硬对硬的打拼。只是不断的躲,不断的逃。

    闻人擎苍的轻功不错,身手也很是灵活。一来二去,倒也伤不得他。

    对此,我恼火不已“闻人擎苍!你有种,便别逃!”

    闻人擎苍听言,紫色的双眸一闪,勾唇应了我一句“朕有种,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,竟让我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好一个闻人擎苍,倒会接话!

    他是有种!的确有种!

    他虽然子嗣稀薄,但至少他有闻人云鹤,有闻人念忆,还有那个病恹恹的闻人云岩。可我呢?我的安儿已经死了!我是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啊。

    可是,安儿的死并非我所愿!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!是她把安儿丢到了我的剑下……

    不!是你的错!

    闻人擎苍!是你的错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,安儿的是我和慕容毓卿都有责任。可实际上,你才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要救你,慕容毓卿不会用安儿来换取你的性命。

    是你让我没了儿子,没了后!

    是你,让我的安儿连两岁生辰都来不及过。

    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,你有种而我没有?

    闻人擎苍,呵!你且等着。

    我今天先把你的性命夺了,用你的鲜血去祭奠我的安儿。然后,再把你费尽心思保护的妻子,儿女一一抓来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会把他们带到你的尸骨面前,一个一个的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我想,届时就算你已经命丧九泉,也应该能感应得到,什么叫做真正的绝后!

    现在有种算什么?有本事儿,你胜了我!有本事儿,你能在死后,还有一丝血脉于世!

    想到此,我连忙召唤出了神龙,不再给闻人擎苍任何余地。只想着抓紧时间,好送闻人擎苍上西天!

    我还赶着带上他的脑袋回峨眉山祭奠安儿!还赶着,让几十万大军倾巢而入,好助我登上皇位!

    他?呵……还是早些去见他的父皇母妃吧!

    可谁知,偏偏在这个时候,离开京城多月的慕容毓卿却突然出现,数以万计的银针齐刷刷朝我飞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只见闻人云鹤和闻人念忆也跟着来到了金銮殿的屋顶。兄妹二人看着我的眼神,竟都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我见此,放声大笑“哈哈哈,来得好!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既然云鹤回来了,那么今日,便让我一起送你们父子,上,西,天!”

    言毕,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我便甩出了一副尖锐的铁钩,想把闻人云鹤从慕容毓卿身后钩走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即将得手之际,慕容毓卿却召唤出了体内的火凤凰,使得我功亏于溃。

    我见此,开口奉劝慕容毓卿,让她少管闲事。可慕容毓卿却朝我紧逼二来!

    如此,我与神龙共同对抗者闻人擎苍与慕容毓卿,还有她那只火凤凰。虽不吃力,但却打得难分难舍。也不知彼此纠缠了多久,就在感觉自己越来越处于上风之际。慕容毓卿却突然鬼魅般盯着我的眼睛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的双眸,千娇百媚。只一霎那,我便深深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周围不再是喧嚣的打斗现场,而是一个到处张贴着喜字儿和红灯笼,红纱幔的小院。我与慕容毓卿一身红衣,正在拜着天地。

    我们的面前,坐着母后。我们的身后,站着安儿。我掀开慕容毓卿的红盖头,她双眸似水柔情,只我有人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幸福极了!生命中最爱的人都还活着,苦苦喜欢的女人成了自己的妻子。那种幸福,是我活了那么多年从未感受过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我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时候,突然觉得胸口一疼。我的双眸突然一黑,紧接着又再度一亮。原本的喜庆小院没了,母后,安儿,似水柔情的慕容毓卿也没了!有的,只是冰冷无比的恶妇,还有她插在我胸口的尚方宝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我看了一眼胸口的长剑,指着慕容毓卿,疼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而她,却潇洒拔剑拔出“闻人浩轩,你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死……我……我也要拉着你一起!”我听言,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,面目狰狞的朝她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,我因受伤太重,所以步子很小,身子也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慕容毓卿见此,勾唇冷笑,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或许杀不了她了。甚至,我也杀不了闻人擎苍!

    她的那一剑,刺中了我的心脏,我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眼睁睁地看着慕容毓卿举起手中的尚方宝剑,朝我劈开之时。闻人擎苍却突然出现,一把夺下了慕容毓卿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我宁愿死在慕容毓卿手里,也不要死在闻人擎苍手中!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我惊恐地瞪大了双眼,双腿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闻人擎苍手中的剑终是朝着我的脖子劈开。

    我没有力气去躲,只能硬生生受着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剑……

    砍掉了三十年的恩怨。

    而我,所有的执念,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爱恨情仇,也随着这一剑,烟消云散了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